名医推荐

 

在美国医术最娴熟高超的医生不一定坐诊最好的医院。我们和美国最权威的医生评定机构卡索•康诺利Castle Connolly联手合作,针对客户的特殊病情、疑难杂症、个人需要、对医生年纪和性别偏好,以及您希望就医的城市,专门为您选择全美国经验最丰富的二至三名医生,并向您详细解释每名医生的资历背景和行医经验,最后帮助您确定其中一位名医。

 

此项咨询服务一次性收费375美元,客户如需中英文口头和书面翻译费用另加150美元

 

敬请留意:美国名医可能会不接受某些医疗保险。那样的话,客户诊疗费用只能自理。

 

 

美国医生

医生这一职业在美国社会的地位非常高。想在美国当医生,就必须要经历的严谨的教育和艰辛的磨练。想在美国行医,前后学习和培训的周期历时 12 年以上,可谓世界最长。

美国医学教育可以说是全球最严格的体系。与世界大部分地区不同,医学教育在美国属研究生教育。申请医学院必须先修完4年大学课程,获得本科文凭,并通过MCAT美国医学院入学考试后,方有资格进入竞争激烈的4年制医学院学习(医学院学制4年,前2年是基础课,后2年是临床课程)。美国医学院没有统编教材,学习内容都是当今世界上不断更新的最前沿科技。

医学院4年毕业后获医学博士学位,但不发医生执照。行医还必须通过美国医生执照考试,还要经过48 年的培训(包括1 年毕业后培训另加37 年专业培训)然后才有可能取得专科医生资格证书,正式成为专科医生。 

2000年起,美国实行再认证制度,医生资格证书的有效期为710年,想延续专科医生资格,必须定期参加本专业的继续医学教育,同时接受资格审查,通过一系列考试后,重获专科医生资格证书。

医学院毕业后并不意味着医学教育的终止,美国提倡终身医学教育,把继续医学教育(ContinuingMedicalEducation, CME)同持续终身职业生涯统一起来,从开始的自愿参加已过渡到法制化的强制性参加,取得CME学分是参加再次资格认定考试的必要条件之一。它的意义不仅在于更新和丰富医师的知识和技能,而且有助于增强公众对医师的信任感。

在美国,全科医生只是专科医生中的一种,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全科医生每3年必须获得CME150个学分,每6年必须参加美国家庭医学委员会组织的全科医师资格再认证,合格者才能再次注册行医。美国几乎所有的州都实行行医执照的更新制度。

美国绝大多数的医学院以培养临床医生为目的。这些医学院的临床科室基础科研相对簿弱。其教员基本上都是临床医生,其住院医和专科训练计划是为了培养分布服务美国普罗大众的普通科医生和专科医生。另外也有些优秀的医学院将重点放在医学科研上,培养学科的领军人物,

美国医学院教师水平比较接近,因美国各地生活水平差距不大,各有所长,所以医学院教师流动较大。正因为如此,美国各医学院培养出来的医学生的差距相对较小。

获得医学院学位后,毕业生都要接受住院医师(internresidency)训练。该训练着重基础培训而非专科化。因为美国的医学学科分得很细,住院医师的训练时间长短不一,由38年,医术越复杂则所需时间越长。完成住院医训练,才有资格在美国从事普通科医生(general practitioner,family physician,简称GP)。

如果要作专科医生的话,还要进行13年的专科医生训练计划(fellowship),然后参加考试,申请专科行医执照。

美国各医院的住院医训练是按照同样标准进行的。为保证医生训练质量,只有优秀的综合大医院才有住院医训练和专科医生训练计划,绝大部分社区医院没有住院医训练资格。美国有专门机构来评估各训练计划的质量,一但查出不合标准,训练计划便会遭到取消。

标准化的诊疗在美国的临床医学中攸关重要。全美的医生都是按同一标准训练和治疗病人,所以不同地方训练出来的医生差距不是很大,也就把发生事故的可能性降到最低。所以在美国很少有病人会长途跋涉慕名跑到其他城市去看医生。

美国医学院也强调医生善于与人交流,有同情心和合作精神,特别注重和患者的沟通,同时具有社会交际合作能力,思维和为人都非常严谨。所以美国医生多有爱心并善解人意。因为医生经过精挑细选,严格训练,他们得到社会尊重,收入丰厚。通常他们都很自尊,也很自信,更是非常自律,十分注意个人形象,热衷公益慈善事业。

在美国医生可以说是一个特权阶层。整个社会形成了对医生极其尊重这样一种文化。

华人观念上看病惯例希望找年长高龄的医生,传统观念上资历老的医生经验丰富,医术高明。但这种观念绝对不适用于美国。美国一个年轻医生甚至可能要比年老医生更有可能代表最新的医疗水平。

美国医疗健保行业治疗手段与设备日新月异,不断推陈出新。对于很多疾病来说,其诊断与治疗措施每隔几年有很大改变是再普通不过的事。美国权威医疗发照机构也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从而对其辖区内的医生们都有较为严格的进修补课规定。各级的医疗协会也会要求其成员定期参加资格考试,防止其知识落伍脱节。美国的行医执照规定医生每年完成一定的进修教育学分,同时,医疗科技的迅速更新换代使得一位医生再想成为旧时那种包治百病的“全能大夫”变得不可能。

美国医生为病人看诊非常仔细,通常需要很长时间。否则病人数过量会令医生根本没有时间做详细的病史询问与体格检查。如果遇到病人病情疑难复杂,很容易误诊。

许多华人误以为美国医生见的病人少,诊断疾病与动手能力不如中国医生,这显然是片面的。中国医院大部分门诊看诊量是常见病如流感。如果医生天天忙于治疗常见病,恐怕真本事难见长进。提高医术的最大机会是面对疑难病例并确诊治疗。在这一点上美国更借助于病理学技术。

另外,美国医院住院床位的周转率特别快。快速的周转使美国医生见到的住院病人比中国同行反而更多。

美国许多医生都有自己的私人诊所,他们与挂名的医院的关系不是雇用关系,而是协作关系。虽然医生名片上经常有一个或几个医院的名称,这并不意味着医生受雇于某医院或多个医院。

美国的医疗制度的特点就是医生负责制。美国多数医院都没有门诊,只有急诊,只有急病才需要去医院急诊。。而分布在全国各个社区大大小小分工极细的众多私人诊所,却扮演着医院门诊的角色,给病人提供了最专业的医疗服务。这种医疗体系为科学分流病人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美国日常看病先要找全科家庭医生,如果患者病况超出了他们的责任范围或能力,无法进一步治疗,家庭医生会根据检查结果将病人推荐给专科大夫。其他专科医生都同患者的家庭医生保持联系。等病人确诊治疗,病情稳定后,又回到同一位家庭医生那里继续复诊。这就保持了诊疗上的连贯性一条龙服务。

当然美国医生也是有好有差。好的家庭医生可以给患者很大的帮助,提供最恰当的治疗而不用过分担心法律责任,在患者最需要的时候迅速地联系好专科医生,而不会让患者无谓枯等。相反,差的家庭医生会给患者带来许多麻烦。

而在美国医院驻诊的医生,许多是毕业不久,尚在磨练资历。或者是私人诊所生意不好,在医院兼职创收。要么就是醉心临床医学科学研究的医生。

医生与挂名的医院的互利协作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私人诊所通常没有复杂昂贵的检查仪器和手术设备,而大医院却有良好的硬件条件。因此病人需要做检查或手术时,医生就会推荐其到挂名医院检查或手术。

其次,私人医生转介病人来医院后,医院则收取仪器使用和结果分析服务等费用,甚至收取治疗手术场地和设备使用费。

美国医生和医院之间基本不存在费用分成问题,绝大多数医生和医院都是向病人的保险公司、美国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和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收取费用。除了疑难杂症需要特殊医院的特殊设备外,通常医生推荐医院都是本着方便就近原则。

在美国行医执照的颁发、诊所资质的审查都是由“美国医生协会”来负责。医生在“美国医生协会”考取行医执照后,每年还需要在自己行医居住所属州的“医生协会”考试更新执照。

所以在美国真正对医生职业生涯有重大影响的不是某几间医院,而是半官方的“美国医生协会” 及其各州的分支机构。

美国不存在医生开药收取回扣的现象。联邦和州政府明确立法,禁止制药和医疗器械厂商请医生吃饭,或赠送价值25美元以上礼品。

医生在诊治病人时只收取诊疗服务费。至于究竟用什么药物,这些药物的价格贵贱与医生的收入毫无关系。医生只是根据病人的具体病况以最佳方案审慎对症下药,并考虑到副作用。

综上所述,在美国医术最娴熟高超的医生不一定坐诊最好的医院。

敬请客户切记:如果客户要去预约全美评比最著名的医生看诊,预约轮候时间往往比较长。如果该医生行医处所不在我们提供服务的三座城市---巴尔的摩、纽约和费城,我们则无法为您提供在美国期间的其他服务。